林敦良助人不看政治背景‧对象不设限

林敦良助人不看政治背景‧对象不设限66岁的林敦良是一名退休校长,11年前退休后,他把大部份精力都放在医院里,他是槟城医院巡察委员会主席,服务範围涵盖极广,找他作投诉或求助的对象有病人和病人的家属,还有医院的院长和护士。他处理过的投诉个案数之不尽,这些年来,全国第二大的槟城中央医院许多建设能获得改善,他可是居功不小。虽说现在的医院巡察员是由政党委任,但他早在这条例修改前,就已经是代表非政府组织圣约翰救伤队担任医院巡察委员。他说:虽然我现在是来自政党委任,但协助的对象从不谈政治背景。在报章上不时会读到林敦良协助住院病人的新闻,槟城中央医院对他而言一点都不陌生,甚幺部门、哪个单位、哪位主治医生,哪个专科部门和他没有关係但又息息相关。没有关係,是因为都不关他的问题;息息相关,是因为别人都找他投诉处理。林敦良曾是华校校长,在杏坛服务长达36年,也是槟城圣约翰救伤队的活跃分子和合格讲师。他自1996年开始就担任槟城圣约翰救伤队总监逾十年之久,也是槟城救伤会的主席,负责全槟州学校制服团体组织的训练活动。2003年,他从教育界退休后也并没有因此退隐,继续活跃于圣约翰救伤队工作,并在1997年开始被圣约翰救伤队委任为槟城医院巡察员。“医院巡察委员是义务工作,也是自英国殖民地时期就已经存在的制度,当时都是委任非政府组织代表为委员,主要是在医院和病人之间扮演沟通桥樑,聆听病人心声,处理病人投诉,扮演下情上逹的角色,也包括为病人争取应有的福利,协助院方改善加强医院的基本设备。”医院巡察员非政府组织代表他透露,他第一次受委担任医院巡察员时是在1997年,当时的卫生部长是拿督蔡锐明,医院巡察员都是委任来自非政府组织的代表,他当年是在圣约翰救伤队总监身份下受委。但在后来由拿督斯里蔡细历出任卫生部长期间,医院巡视察员改由政党代表委任,由于他也是马华党员,所以得以改在政党旗帜下继续获委任。他说:“担任医院巡察员并没有任何津贴,除了一年约两度的会议。虽说我后来是在政党旗帜下受委,但这是为民服务的工作之一,帮助的对象不会设限,也不该被政治化。”槟城医院巡察委员会在他担任主席后一直都很积极地贡献,这期间他经常为病人奔走于医院,病人会找他求助、病人家属也会找他投诉,就连医院院长也需要找他帮助。“中央医院无法百分百的免费负担全部病人的医药费,有些病需要长期治疗或需要手术费,而有些病人面对经济困难,所以他们会寻求我们协助,我们也会在调查和了解情况后,协助他们筹医药费或安排他们入院等事宜。”此外,医院的一些软硬体设备也会透过他们来申请,比如增加冷气机、验眼仪器等等。成立病黎关怀小组当了9年的槟城医生巡察员委员会主席,林敦良也发现有不少病人或病人家属和院方会有语言不通的问题,于是在他的发动下,最近也成立了“病黎关怀小组”,协助面对沟通问题的病人或家属作翻译。医院巡视委员会在医院有一间办公室,医院的布告栏上也有张贴该委员会的联络电话和方式,有需要协助的病人或家属可以直接联络医院巡察委员会。“病黎关怀小组有谙中文方言和淡米尔语的医院巡察员,他们随时可以为需要的病人提供帮助。有时候医生和护士知道哪个病人听不明白国语或英语,也会自动找我们去做翻译。”爱把医院当成疗养院华人提倡孝亲敬老,但被家属遗弃在医院多年的老人,往往又是以华裔家庭居多,对此,这让林敦良感触良多。他感慨地说,一些家属把医院当成了疗养院,把家里的病老送来医院就医后就一去不回头,失去了联络,即使老人后来病癒了,医院也联络不到家属来接他们回家,使到老人在医院一住就三几年,无人认领。因家产问题蓄意遗弃母亲“据我的了解,目前有约两名老人在医院里住了好几年,都找不到他们的家人来接他们出院。院方一旦面对这种棘手问题时,都会找我们协助处理,有些我们可以安排他们入住老人院,但若是有精神病例,或有子女家人的老人,一般老人院都不会接收。”林敦良就说,过去处理这类个案中,最令他难过也印象深刻的是一名八十多岁的老妇。她是被孩子蓄意遗弃在医院长达两年半,也拖欠了医院数千令吉医药费,经过他几经调查,终于找到了老妇其中一名在在某校担任副校长的儿子,但这儿子却始终拒绝把年迈母亲接回家。“因为老妇把产业都给了另外一个儿子,这起家庭财务纠纷导致后来都没人愿意把老母亲带回家。最后迫于无奈,我只好安排老妇入住一所由基督教成立的安老院。”连续当三届九年主席槟城医院巡察委员会在林敦良的领导下,成了全马最活跃的医院巡察委员会组织。连续当上三届九年的主席,他的付出和贡献有目共睹,在访问中,数度也因为他手机响个不停而被迫暂时中断,而在这些来电里,大部份还是病人家属拨来查询或求助的电话。林敦良指出,槟城中央医院是全马第二大的医院,全院有六百多名医生,护士有逾两千人,再加上行政人员就有四千多名,仅是工作人员的数目就已经非常庞大,再加上各科部门的病人,更是不计其数。而槟城医院巡察委员会成员只有24名,但他们协助和服务的对象几乎都包括了整个医院的人和事。医院巡察员是义务性质“院长如有需要的地方也会找我们商量,因为要申请增加或改善一些医院设备,通过我们去申请和争取就容易得多;至于病人和病人家属更不必说了,通常解决不了的问题都会寻求我们帮忙。”于是,院方缺乏医疗仪器、需要建小亭子、电梯常损坏、病人和医生语言不通、病人想申请更换病房、需要轮椅……这些大事小事,不满的投诉或建议性的反映,都会找上他们来帮性。“医院巡察员都是义务性质,也是为人民服务的一种善举,我们一年有一至两次会和院长和医院各部门开会,那时才有100令吉的津贴,所以完全是要有乐意奉献的精神,才可以持之以恆。”房屋改造成经济实惠宿舍槟城中央医院毗邻的Hostel Mutiara是专提供给病人家属投宿的宿舍,这也是数年前通过林敦良的争取,把原本空置的房屋修建而成。“医院里很多病人是来自外州,家属来探病后通常都不会马上回去,由于经济困难,过去常会在医院的草地上或走廊上过夜,既不妥当也不雅观,院长为改善这问题,找上了我们想办法。”只供收入有限病人家属就在三四年前,以他为首的医院巡察委员会便通过拿督公会和扶轮社一起合作筹款,把该处空置多时的双层房屋改造成了现有的宿舍,楼上和楼下约有二十张床位。他说:儘管床位有限,但多少还是方便了收入有限的病人家属有个经济实惠的夜宿地方。免费电动车载送病人到过槟城中央医院的人,相信曾在停车场见过有电动车在绕来绕去,载着行动不便的人到医院大楼,这种特别且免费的服务,也是由林敦良所争取设立的其中一项福利。“医院停车场很大,对行动不便的病人造成很大困扰,电动车就负责载送这些病人从停车场到医院大楼,每15分钟会有一趟载送。”由而可见,他这个医院巡察委员会主席是尽心尽力地在为医院和病人之间作出贡献。助人换来满满感动加强动力林敦良育有两儿一女,其中,女儿和幼子是专科医生,长子则是工程师,太太是家庭主妇。他笑说,退休后如果整天在家无所事事也会很闷,所以他喜欢现在的生活,既能帮人解决问题,也能得到有很大的满足。“我几乎天天都在外面跑动,都是做些义务性质的工作,对这方面也很有兴趣,再说从帮人的过程中也取得不少经验,只要诚恳助人,积极付出,自然会得到成就。”他也希望年轻人多参与义务工作,从帮助人的过程中可以学到很多东西,亦能学习到待人处事的道理,建立起好的人际关係,自会获到满满的感动和动力。/副刊‧报道:黄碧丝‧2014.06.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