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文伯的落寞施振荣的高论谁输了,谁走,但,不走的人,就没有输

林文伯的落寞施振荣的高论谁输了,谁走,但,不走的人,就没有输

说实在话,今天台湾电子业看什幺?

今天应该看的,是纠缠许久的日月光与硅品公开收购攻防战,终于在 26 日有了结局。让 TWicic 这幺有感触的原因,是 26 日下午 5:30 坐在台湾证交所一楼舞台上的硅品董事长林文伯。

TWicic 必须说,看完整场日月光、硅品记者会,很多人会说:「林文伯输了」。

对比上日月光董事长张虔生明显自抑的神情,林文伯明显落寞的表情,说了很多事。

林文伯,这是曾经被称为半导体景气铁嘴的台湾电子业大老,如果你有注意过,过去每次硅品分析师会议,都会被业界当成是重要的指标,因为,林文伯要说话了。

只不过, 26 日下午 5:30 的这场记者会,不知怎的,却让 TWicic 想到宏碁的这个故事。这故事有点长,但,不是没有原因要说这故事的。

宏碁公布 2016 年第一季财报时,以税后获利 4,600 万元、每股获利 0.02 元的表现,让市场慷慨的在隔天的宏碁股价上,给了一天的庆祝行情。

但这一天的庆祝行情,要庆祝的是什幺,其实没人知道,因为,每股获利 0.02 元的宏碁,代表的是重振雄风?还是转型成功?

2014 年,宏碁找来当时的台积电大将陈俊圣出任执行长,为的就是宏碁的第三次再造工程,虽然找来宏碁创业团队黄少华担任董事长。但明眼人都看得出,这次,创办人施振荣还是真正的操盘手。

宏碁第一次再造、第二次再造,外界都将再造成功的荣耀归于施振荣,而这一次,如果宏碁再起,那幺,接受喝采的,当然还是施振荣。但让我们换个角度来看,导致宏碁陷入第一次、第二次、第三次再造困境的责任,又该是谁负。

第一次,大家说是刘英武,第二次,大家说是林宪铭,第三次,大家说是王振堂。

是不是这三个人要负责这三次的失败,这其中的原因实在太複杂说不清楚。

但你知道,谁有错,谁走,这是企业职场的现实,于是,宏碁的失败,是刘英武的错,是林宪铭的错,是王振堂的错。

在多个不同场合,很多人都会听到出席的宏碁高层说,宏碁转型大计,如同装满油料的飞机正要起飞。但,宏碁从 2004 年启动转型迄今,只听到「起飞」的风声,没有人真正看到他起飞的身影。

但不可否认的是,在 PC 产业惨兮兮的状况下,宏碁还能勉力维持获利,的确是不容易。只不过,这其中有一部份原因,是因为之前把亏损一次打掉,丢给前任去扛,另外一个原因,则是因为严格控管库存与成本的手段奏效。那天在宏碁公布第一季获利之后,有个朋友说,宏碁第一季营收下降,毛利率升高,看起来好像是好的,但这其实就像是把自己蜷到最小,减少散热的面积。

27 日,宏碁将在富邦证券召开分析师会议,这也是宏碁启动第三次再造之后,首度召开分析师会议。如果你翻开宏碁的年报,你会发现,宏碁的股东结构很有趣,散户特别多。

以同属于 PC 品牌厂的华硕为例,华硕董监持股约 5% ,外资、投信与自营商法人持股比重约 62% ,散户约 30% 。那宏碁呢?董监持股约 5% ,外资与本土法人加起来 18% ,除此之外,应该被称为「散户」的投资人,持有宏碁股票的比重高达 76% 以上,这样的公司, 3 年办一次分析师会议,照理说,应该要让所有投资人都有机会,一起来见证过去 3 年努力的成果。

只不过,宏碁的想法,并不是如此。这次的法说,只开放给受邀的法人投资人,至于持股比重最高的一般「散户」投资网民,不好意思,这次进不去、听不到、也看不到,因为,这次的宏碁法说会,也不开放媒体採访。

这样的安排,媒体记者自然会有反弹。

就在法说会召开的前一天, 26 日宏碁有一场记者会,在场的媒体记者忙着追问施振荣对于日月光、硅品事件的看法,施振荣说:「产业合作透过产业控股模式,也是台湾科技产业转型的新模式。」

在 26 日的记者会上,施振荣还说了:「将闲置的能量结合起来,进而创造价值,这是对台湾代表的意义,也与台湾产业的转型有绝对的关係 ,这也是我要考虑的,要为台湾的价值想方法 ,不只是想,而是要有策略,要有具体的行动。」

施振荣的高论,隔日不隔週的在台湾媒体上出现,但对于宏碁实际做了什幺事、取得了什幺成果,或许是股东投资人更关心想要知道的重点。
分析师会议,是上市公司对身为一家「上市公司」的态度。

宏碁散户持股比重高,有历史因素,有好有坏,不是本文探讨重点,不管股权结构的成因,就事论事,宏碁是由广大散户持有的公司,宏碁要交代财务与产业前景的对象,所有投资人都应有权知道。

宏碁会希望增加法人机构持有股权,实属自然,然若以现状而言,还是应该以散户为主,不是只由公司高层,出来信心喊话,就已足够。

如果大家有兴趣,去随便搜搜一些网站,都可以找到美国上市公司的分析师会议的 Transcription ,也就是分析师会议的逐字稿,就是在分析师会议中,公司主管说了什幺,分析师问了什幺,都会被转录成为文字,让外界所有人看到,不论是已经买股票的投资人,或者是还没买股票的人,都可以看得到,听得到。

问过跑宏碁的记者朋友,自从陈俊圣上任后,非常积极与外界沟通,几乎每週记者都会收到新闻稿,简直收到手软,其中内容不外乎,宏碁的产品又得哪些奖项,深获肯定,或在哪些市场的销售创下佳绩。

但在这些好消息后面,宏碁的每月营收,没有年增率,只有年减率。

根据报载,宏碁正在改变经营策略,在 PC 市场持续萎缩的状况下,不再投入过多资源冲量。陈俊圣之前宏碁纽约发表新产品回答媒体说:现在就像开车走在下坡路段,驾驶人应该脚踩煞车,而不是油门。

这个说法,听起来很有道理,但是换做是投资人,买的股票,每月营收都在下滑,会不会心慌慌?

相较于财力雄厚的法人机构,对于一般散户投资人,宏碁有没有想过:当这些人拿着身家去赌宏碁的未来时,难道,你不该跟他作个交代吗?

假设 3 年前,有人相信了施振荣有让宏碁重返光荣的能力,但过去 3 年,宏碁给了些什幺?除了施振荣对别人的评头论足,对自己的信心满满,没有一场透明沟通的业绩营运说明会,这对投资宏碁的小股东来说,情何以堪?

我不知道宏碁小股东们心中的情绪有多複杂,但我只知道的是,还好,我没买宏碁股票。

也许有人会觉得,不过是一场分析师会议,哪来那幺多牢骚。

但我要说的是,同样也是一场分析师会议,在 2000 年,却是引爆宏碁后来分家的导火线。

那一次,宏碁槓上的是外资,认为外资法人看衰宏碁,对宏碁并不公平。

因为当时宏碁同样陷入本业营运疲弱的困境,即使连续调降营收目标,当时的宏碁电脑还是看到有高层出面喊话说,认为外资看衰宏碁股价是不公平的评价,因为宏碁即使本业不佳,但整体公司价值却因为转投资市值仍有破千亿元,公司价值远远高于市场反应的股价。

但最后的结局是什幺?是宏碁启动二次再造,分拆了宏碁与纬创。

再说一次,分析师会议代表的,是一家公司身为上市公司的态度,对投资人说的话,是一家公司身为上市公司必须负的责任。

从以前到现在,宏碁总是以身为台湾电子业的 Pioneer 自居。

发展自有品牌、分拆品牌代工、到后来的种种「创举」,宏碁之于台湾电子业,的确有一种「神奇」地位,直到现在,也还是如此。

施振荣在台湾电子业的地位,早已不只是大老而已,施振荣的发言,在媒体报导裏,几乎是言必成理、理必成律。

回到前面所提到的,对于宏碁 27 日分析师不让媒体参与的事,媒体即使再反弹,还是得拿着麦克风去堵施振荣。

但 TWicic 好奇的是,真的有那幺多人想知道施振荣的意见吗?真的有那幺多人认为施振荣的意见值得被报导吗?真的还有那幺多人认为宏碁具有代表性吗?

TWicic 更好奇的是,难道没有人告诉施振荣,宏碁已经让太多人失望太多次了吗?难道没有人告诉施振荣,宏碁的第三次再造,到目前为止,越来越像是一场灾难吗?难道没有人告诉施振荣,宏碁已经快要成为台湾电子业历史上让人伤心的一页了吗?

这问题的答案, TWicic 不知道,但,宏碁真的也不知道吗?

让我们回到 26 日下午 5:30 的日月光、硅品记者会。

TWicic 不知道别人怎幺想,但整场记者会下来,相较于过去那个被称为半导体景气铁嘴的林文伯, TWicic 必须说, 26 日下午 5:30 记者会上的林文伯,是真正值得尊敬的产业大老。

儘管他不想说他输了,但他承认他输了。

认输的勇气,值得尊敬。

前面提到:「谁有错,谁走,这是企业职场的现实。但,没有走的人,就没错吗?」

同样的,谁输了,谁走,这是商场竞争的现实。

至于日月光与硅品的故事,晚点,我们再聊。

欢迎加入「Inside」Line 官方帐号,关注最新创业、科技、网路、工作讯息
林文伯的落寞施振荣的高论谁输了,谁走,但,不走的人,就没有输